冬眠倒计时。

请耐心等待。

我想和圣火大哥谈恋爱,然后窝在大哥暖烘烘的怀抱里听他给我讲屠龙倚天结婚的故事。

9

老来多健忘

圣火大哥给你讲故事。通篇第一人称,絮絮叨叨没有重点。

哈哈,我和朋友说我想吃圣火大哥视角的双向暗恋的粮,朋友说你他娘做梦呢?我就自己来啦!八百年产一次粮,肉都给你炖柴了。(没有肉)

自我捏造有,逻辑假想有,原著与游戏背景互叠,剧情擅改有。

就当做入党费了,做人不能白嫖啊!

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,就继续看吧!


我在昆仑山这里呆了很久了,见过的人或是老友,或是旧敌,经过的事或是惊心动魄,或是不值一提。不过你要说想听浪漫一点的,我就只有一件事情、两个人,可以讲出来了。

哎,爱情好啊,没有情愫暗生,没有你来我往心知肚明的话,又哪来一腔忠诚,一心一意,一世逍遥呢?你说是吧。...


我想吃圣火大哥视角的屠龙倚天双向暗恋的粮

一个赵云

1

链接已挂,羡澄车没有存档,我把文删了。不打tag了,做个说明。

小铁匠笑起来超级甜了好吧……

一个韩信。

4 9

韩信为什么这么好?

羡澄。采葚

⸜( ´ ꒳ ` )⸝♡︎肛完金融学作业,一时兴起,写了点什么东西,很仓促,逻辑也没有。说白了吧,老子想亲江澄(有病
总之少年期,交往前提。

随便撞上三毒,风流对上刻薄,衣袂一翻,皆是少年意气。皋月里晴空都被压得低低矮矮,校场尤为热潮翻涌。魏婴素来怕热,这会子单薄衣衫也撑不住,他信手撸去半截衣袖,朝江澄一摆手,道:“师弟妙极,我输了输了,别打了行不行?” 

三毒铮一声挑落随便,江澄便收了剑,朝他嗤一声:“算我赢了。冲身子去。” 

魏婴却不应了,只叫他一人去,自己笑嘻嘻拾起随便,攀着墙边老树翻出院去,风送来一句“晚上回来——”。江澄跟着走到墙边,心知拦不住,白眼一...

13 77

存戏,魏婴和江澄。

2016.12

帘外打芭蕉,倾身拿长笛拨了船舱门挂,惊起一池琼浆。透些冷风冷雨进来,却先抖两抖,复惊觉怀里人才是素来怕冷,紧慌把帘子放下,又恐惊他好梦,低头寻人颤颤眉睫,醉在梦里。

一双唇紧抿,嘴角绷出万种风情。他睡得极其安稳,只一双臂环我腰身,稍不留神就勾魂。直把一颗心看至鬼胎难抑,大着胆子俯身,掠他唇瓣上,尝来分外柔软,果是舍不得抽身了。

哎。你做什么美梦呢,江澄?此时此刻,倒是本老祖身处梦中了。

2016.12

离别十三载,他一见我就慷慨激昂,嘴角挂着冰碴,眼里酝酿狂潮。紫电噼里啪啦,下一秒要抽我一个筋骨尽废。紫衣宗主低头慢条斯理把三毒入鞘,银线滚边,露他一只腕骨,恶狠狠扯上一襟黑衣袍。

顾不得心疼...

2 12
 
1 / 2

© 冬眠倒计时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